活在半夜

二 模 备 考 中

【情为暮暮 12:00 】年少情真

不太甜的HE

——————————

“妈,我出门了!”


一个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从厨房探出头了看着正准备出门的李希侃。


“又和小珺一起去看电影?”


“嗯。”


“唉,你们怎么还不在一起?”


李希侃的耳尖有些泛红,“妈,别说笑了。”






李希侃认识毕雯珺是在什么时候呢?


大概是小学五年级吧。


那时候他们还是邻班,他依稀记得有一次数学老师让他去邻班拿卷子,毕雯珺作为数学课代表给他递了卷子。


他第一眼看到毕雯珺的时候,觉得这个人不太好相处,高高的瘦瘦的,就沉默的把卷子递给他也不说话。


后来他才想到,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同为数学课代表,两人经常一起去办公室找数学老师,一来二去的也就成了朋友,那时候李希侃发现,毕雯珺其实很好相处,两人很快就成了好兄弟。


后来六年级分了班,两个人到了一起,李希侃还记得当时毕雯珺如释重负般把数学课代表的职务让给他时那欠揍的模样。


小学时座位都是老师定的,可能是知道他们两个比较熟,老师就让他们两个坐了同桌。


那时候的小男生都处于懵懂期,开始对班里的小女生产生一些不一样的情愫,李希侃经常趴在桌子上给毕雯珺分享各种八卦。


今天他前桌和隔壁班xx牵手了,明天班长和他同桌拥抱了,毕雯珺那时候觉得李希侃以后绝对可以去当一名娱记。


“李希侃,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没有。”


“哦。”


李希侃看着重新趴回桌子上睡觉的毕雯珺,心里有些不平静。






六年级简直过得飞快,少年们成长的也很快,一个个都渐渐退去了稚嫩,他们一起去台球厅,一起去KTV,利用最后的时间好好狂欢,仿佛他们那时候就知道,小学同学以后都可能不会再有什么联系。


李希侃对于整个六年级记忆最深的片段应该是班主任抓小情侣的那件事。


他记得那位知性温柔的女老师是这样说的,“我们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的喜欢当成一颗小种子,把它埋在心底,当有一天你有能力了而且那份喜欢还在,你再去浇灌它让它长成参天大树亦或是开出一朵美丽的小花。”


李希侃那时候可是个听话的孩子,他把自己的那份喜欢深深埋在心底,深到他自己也分不清到底还是不是喜欢。


“李希侃,我要去C市上初中了。”


“会回来吗?”


“怎么?舍不得我?”


“嗯。”


李希侃果断的回答到让毕雯珺有些措手不及。


“在你想我的时候,我就会回来的。”


李希侃笑着打趣他年纪小小就会说如此不正经的话,可他心里却不如表面一样。


如果我说我无时不刻不在想你,你会不会不走?


可能,不会吧。


少年人不懂什么是爱,但是他就是固执的想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那种。






李希侃每天都在想毕雯珺,但是毕雯珺老是不回来。


他在初中混的很好,学习好的不好的他都能打成一片,他依旧是数学课代表,依旧喜欢趴在桌子上叨叨着各种八卦,只是听着的人不再是毕雯珺。


李希侃等啊等,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毕雯珺回来了,其实C市到李希侃所在的A市,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


毕雯珺更高了,看起来更高冷了,李希侃有一瞬间觉得,这不是他想的毕雯珺。


直到毕雯珺一边揉他的头发一边问他过得这么样他才晃过神来,这,就是他想的毕雯珺。


毕雯珺说,他离开了一年多了,已经快要忘了A市是什么样子了,让李希侃带他去逛逛。


李希侃就真的一点也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假,带着毕雯珺逛了一整天,最后换来了毕雯珺请他看的一场电影。


电影是什么名字李希侃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那天他笑得很开心,可能自从是毕雯珺去外地上学后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因为还不是寒暑假,没几天毕雯珺就又要回去了,临走时,李希侃问他,你可以经常回来陪我吗?


毕雯珺笑了笑,他说,好啊。





毕雯珺真的做到了经常回来,频繁到一周一次,李希侃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不用上课,可是事实证明,毕雯珺就是趁着周末假期才回来的,因为他每次都会带着作业。


两个人似乎成了彼此的看电影专用搭档,每当有电影上映,他们总是会一起去电影院,李希侃曾问毕雯珺两个男生一起去看电影会不会很奇怪,毕雯珺搂着他的脖子说,当然不会,我们是好兄弟嘛,一起看电影多正常。


李希侃也笑着说,是呀,好兄弟呀,多正常。


可是他心里却笑不出来。


是啊,李希侃那个小傻子喜欢毕雯珺,少年人情窦初开就发现自己不喜欢那些漂亮的小女生,他喜欢的,是看起来很不好相处但其实很温柔的毕雯珺。


但是这份喜欢又怎么能说出口呢?


万一连兄弟都做不成了该怎么办?


李希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真正喜欢上毕雯珺的,可能是毕雯珺真的每周都回来陪他的时候,可能是毕雯珺离开的时候,甚至可能是在两人小学坐同桌的时候。


毕雯珺老是说他们两个是好兄弟,李希侃每次都笑着附和,可是心里却在苦笑。






李希侃的初中过得并不顺畅,他在初二下学期的时候得了轻度抑郁症,原因是压力太大,那时候他会伤害自己,他会把自己一个关在屋子里然后独自无声哭泣。


抑郁症是在初三才查出来的,李希侃整整半年都独自承受着痛苦,他每次和毕雯珺出去的时候都强装欢笑,甚至找理由不出去。


直到毕雯珺去家里找他,他才告诉毕雯珺自己压力好大,家人的期望,老师的期望,没有人在乎他到底想干嘛,没有人在乎他到底开心不开心。


那是夏天吧,李希侃还穿着长袖,若不是屋里开着空调,毕雯珺会觉得李希侃要被闷死了。


他略微强硬的把李希侃的袖子撸上去,那一幕刺痛了他,李希侃的胳膊上是大大小小的伤疤,有些已经随着时间逐渐淡去。


他把李希侃圈在怀里,一遍一遍的说,我在乎你。


那次之后,李希侃没有在躲着毕雯珺,他还是每周都和毕雯珺一起出去玩,毕雯珺带着他去看恐怖电影,他知道,看喜剧片不会让李希侃真正开心。


他带他去看恐怖片,然后但他去山上,让李希侃随便喊,把自己的压力释放出来。


毕雯珺永远记得,李希侃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他扭过来冲着自己笑,是真的笑,笑的很开心很轻松。


那一刻,毕雯珺觉得,自己做的很值得。






高中时,毕雯珺回来了,和李希侃同一所高中但是不同班,李希侃还是不知道毕雯珺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感情。


刚开学的时候,总有女生来找毕雯珺,和他一起吃饭的李希侃总是八卦的问他那个女孩子是谁,毕雯珺说,是从C市和他一起回来的。


李希侃脸上一副戏谑的表情,可是心却突然抽痛了,他怕毕雯珺下一句话会是,我喜欢她。


“毕雯珺,你有喜欢的人吗?”


毕雯珺愣了一下,“有啊,傻傻的,让人心疼。”


李希侃听到这个回答,心里有些落寞,他很想说,毕雯珺我喜欢你,可是他不敢,他只是说了一句,那就去追啊。


毕雯珺露出了一个苦笑,要是他也喜欢我,可能早就有结果了。


李希侃在想,毕雯珺这么好一个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高中的课程很紧张,李希侃在的是实验班,他的老班挺幽默的,但就是有一个缺点,他总是爱布置很多的作业,每次都让李希侃头大。


而毕雯珺选择了艺术班,不论是他擅长的悠悠球还是唱歌,都能让他绽放光彩。


两个人的生活似乎变得截然不同,一个每天苦恼,一个轻松潇洒,毕雯珺总是会在适时的时候提醒李希侃放松,不要被压力压垮。


李希侃早已不是数学课代表,毕雯珺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抱着他说在乎他的男孩子。


他们还是会在假期一起去看电影,似乎已经是习惯,毕雯珺买票,李希侃买喝的,他总是喜欢给毕雯珺买一杯常温奶茶。


直到毕雯珺低低的一句“有点烫”李希侃的意识到,已经又是夏天了,原来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李希侃扭过头去看着专心看电影的毕雯珺,在心里说,我可不可以让你喜欢呢?






还记得去年李希侃生日的时候,毕雯珺问他想要什么,李希侃开玩笑说想要他,毕雯珺说,好啊。


李希侃倒是一下窘迫起来,毕雯珺轻笑说他已经买好了。


生日那天,李希侃收到了四个粉红豹,由大到小,整整齐齐的靠在他的床头。


那时候李希侃才想起来,他无意间提起过想要粉红豹,没有想到毕雯珺真的送了。


“毕雯珺,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会不会告诉他你喜欢他呢?”


“不会吧,我想先把自己未来的路走好,然后再去考虑给别人未来,省的让他和我一起去闯,万一没有闯出来个好未来呢?”


那如果我愿意和你一起去闯呢?即使代价是一无所有,那也还有你,我不会后悔。


可李希侃终究没有说出口。






李希侃曾经和自己现在的同桌谈过心,那个女生有男朋友,两人很甜蜜,李希侃问她,“如果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你会怎么办?”


那个女生说出了和他当时对毕雯珺说的一样的话,“你去追啊,不试试怎么知道那人到底喜不喜欢你。”


她还说,如果一个人愿意为你付出,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在你难过时安慰你,变着法子让你开心,那多半就是喜欢了。


可...是这样吗?






“喂?要出来吗?电影院见?”


“嗯。”


李希侃换上条纹衫,他还是喜欢夏天出门的时候穿长袖,仿佛这样,就可以掩盖自己的伤疤,不论是身上的还是心里的。


“看什么?”


“还没想好,随便看看吧。”


“嗯,我去买喝的。”






毕雯珺对李希侃的第一印象就是,软软的看起来很好欺负。后来觉得,他可真是个话痨,不过挺活泼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后来阴差阳错两个人到了同一个班,还成了同桌,他每天听着李希侃给他分享各种八卦,他就趴在桌子上安静的听着,他从来不会告诉李希侃前桌和邻班女生是兄妹,也不会告诉他班长和同桌拥抱其实是在打闹。


他不会告诉李希侃他在去C市的路上有多难过,他不会告诉李希侃他有多想他,他不会告诉李希侃他有多想回来找他。


他不会告诉李希侃,他有多喜欢他。


一年多过去了,他终于说服了老爸,可以在周末的时候回来,他看到李希侃还是想以前一样,可可爱爱。


他骗李希侃说忘了A市是什么样子,让他带着自己去逛,其实,他只是想和他一起去玩。


他以为李希侃会一直开心下去,他一直都不知道李希侃心里的压力有多大,他一直都不知道李希侃为什么一直穿长袖,他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李希侃开始躲着他。


直到李希侃情绪真的崩溃那天,他把人抱在怀里听着他的哭诉,听着他歇斯底里的呐喊,他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耳边说,我在乎你,李希侃,你还有我。


那之后他想办法让李希侃减压,他带着他去看恐怖片,带他去山上,他看着李希侃一点一点变得开朗,看着他和家里人和好,看着他变得独立。


但是他从不敢鼓励李希侃去交更多的朋友,即使知道他已经有了很多好朋友,他怕李希侃会找到喜欢的人,然后离自己越来越远。


高中的时候他终于回来了,他每天和李希侃一起吃饭,继续听他讲着各种八卦,他不会想着去求证,他只想着,李希侃开开心心的就好。


后来,他们似乎有些疏远彼此了,李希侃每天为作业所困,而他要去参加集训和比赛,两个人的生命轨迹似乎一天一天的离的更远。


当李希侃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他也想过趁机告白,可是他终究是怂了,他怕给不了李希侃未来。


李希侃曾在他生日时送了他一副耳机,他到现在都还在用,即使父亲又给他买了新的,他还是固执的在使用李希侃送的。


可能是在几个星期之前,他看到李希侃发了说说,配图是他送的粉红豹,他挺高兴的。


毕雯珺其实一直不知道李希侃喜欢自己,他一次一次说的好兄弟,只不过是他认为李希侃是这样想的,他总是和李希侃勾肩搭背,可是多少次,他更想抱着他。






毕雯珺想他的未来有李希侃,想他一辈子都在自己身边。


他再次把李希侃约出来,其实并没有想好要干什么,反正电影院每天都有电影,随便看一场吧。


他看着李希侃穿着长袖出现在自己眼前,稍稍皱了一下眉头,下一秒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看什么?”


“随便吧,我去买喝的。”


习惯一旦养成就不好改正,那名叫喜欢的习惯呢?


“好。”


李希侃拎着奶茶走回来,把其中一杯给了毕雯珺,这次他买的是凉的,是呀,夏天了,就算是常温的也会是热热的。


毕雯珺接过那杯奶茶,喝了一口,然后看着低头玩弄吸管的李希侃,缓缓开口,


“李希侃,我们在一起吧。”


李希侃抬起头和他四目相对,他看了一会儿发现毕雯珺不是在开玩笑。


“毕雯珺,我不想踮脚。”


毕雯珺笑了一下,吻了一下李希侃的唇。


“没关系,我可以弯腰。”






那颗名为喜欢的种子,终究是要开出一朵名叫爱情的花。


——END——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下一位老师是可爱的 @松井里脊 

评论(48)

热度(884)

  1. 昀妹朵朵活在半夜 转载了此文字
    我晕晕叻!
  2. 梦哥后援会活在半夜 转载了此文字
    踮脚弯腰 这个爱情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