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半夜

二 模 备 考 中

【毕侃】禁区

不长

老毕黑化

让我给lz还有hxc道歉(真挚

不准骂人,我会打你。

屋里太热睡不着,然后我就又开始瞎写了。

渴望评论。

————————————————————

上帝或撒旦不过是人的两面。

“毕雯珺,你看我最近是不是胖了,昨天洗完澡,罗正说我肚子上都长肉了。”

毕雯珺听到这句话,眼神暗了暗,盯着李希侃认真的表情,

“在我心中你永远都不胖。”

说完绽放一个笑容。

李希侃高兴的挽住毕雯珺的手臂,要他陪自己去超市。毕雯珺一边调侃着他会长胖的,一边有顺着他往超市的方向走去。

他的心里并不平静,洗完澡的小狐狸,应该比平时更加魅惑吧。

可是,能够欣赏的人却不是自己,真是烦呢。

毕雯珺和李希侃的关系,论谁都说不清楚,毕雯珺像是一个体贴的管家,每天为李希侃准备好一切,在他身边温柔的陪伴他。

可是他对李希侃的占有欲却是大家都知道的。

李希侃像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纨绔小少爷,明明身边有了毕雯珺,还是会去招惹其他的男人,好比罗正,尽管他好几次提出要李希侃去毕雯珺那里住,可李希侃就是非要和他住在一起。

毕雯珺无疑是个好男人,他对李希侃的包容和关爱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可以在李希侃害怕的时候把他拥入怀里安慰,可以在李希侃难过的时候给他提供一个肩膀让他哭泣,可以在李希侃开心的时候和他一起玩得像个三岁小孩一样。

他想要李希侃永远这样依赖他,想要他身边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想要他。

“老毕,以后要是谁和你在一起了一定幸福的要死!”

毕雯珺经常会从李希侃口中听到这句话,他无奈于李希侃的身在福中不知福,愤怒于自己的无能,他终究做不到向李希侃表明心意。

他可以私自把自己的情敌一个个干掉,却不敢在明面上做出任何可能会让自己和李希侃关系僵掉的事情。

“是吗?我也这样觉得。”

所以,你是还不幸福对吗?

李希侃今天穿了一件漏洞毛衣,白皙的皮肤从毛衣洞中隐隐显现,领口是V型设计,令人垂涎的锁骨露在空气里,配上李希侃充满诱惑力的微笑,毕雯珺内心没有来的一阵恼怒。

“这件衣服以后不要穿了。”

“为什么?我觉得挺好的,这是黄新淳去年送我的生日礼物。”

毕雯珺闪过闪过一丝狠厉,转而恢复温柔。

“不适合你。”

只有我,才是适合你的。

那些人,不过是些小石头,踢开了,就找不到了。

李希侃觉得毕雯珺对待自己的态度和对待别人的不一样,外人都说毕雯珺是个魔头,是撒旦,可他觉得毕雯珺就像是他的上帝,仿佛可以给他一切他想要的东西,他贪恋毕雯珺的好,却又不想只要他一个人的好。

“黄新淳,我们一起去旅行吧!去泰国。”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对李希侃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毕雯珺,这足以让他抓狂,因为,这一次李希侃没有让他一起去。

pyq是个好东西,可以用来分享日常,也可以用来深夜放毒,可对毕雯珺来说,pyq就像是一把枪,抵在他胸口,逼他动手。

那些小石头,终将会经历历练,化为自己最大的障碍。

想要剁掉他肩膀上那只碍眼的手,想要环在他腰上的那只手臂永远消失,想要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失去光彩,想要让和他在一起的人,都下地狱。

李希侃被他关在禁区,他不允许其他人靠近这只只应属于自己的小狐狸。

他不想当什么上帝,他想不顾一切的侵犯他,占有他,让他和自己一起,沦陷。

“李希侃,你是我的。”

看着被压在自己身下的李希侃,毕雯珺笑得有些痴狂,不顾李希侃的反抗,强硬的啃着他的唇瓣,牙齿磕到了嘴唇,血开始在嘴里蔓延,腥味反而刺激了毕雯珺的神经,他的脑里只有三个字。

占有他。

当下身被异物强势侵入,李希侃疯一般的要向前抽离,身后人蛮横地将他扯了回来,干涩碰上硬闯,李希侃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流血,心也在流血。

这不是他的上帝,绝对不是。

从反抗到顺从,李希侃觉得自己已经要被撕开了,疼痛与快感并存,他感觉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可能梦醒了,他的上帝就回来了。

可是身上人的所作所为都在告诉他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不是梦,这是真的,他所以为的上帝,其实是邪恶的撒旦,他所以为的照顾,其实是毕雯珺近乎变态的爱。

所以,他会怎么办呢?

“李希侃,和我一起沦陷吧。”

“好。”

既然已经踏进了禁区,就别再想着逃离。

—————— END ——————

我更文了 @Twinkle木木夕 ,虽然并不是小甜饼。

可能我是要睡到下午了。

笔芯💞

评论(16)

热度(361)